烟络枫林

【all德】重返十六岁7

今天的格林德沃依然无情,今天的哈利依然一厢情愿😂今天的里德尔没有春心萌动。
他们是四种不同的人,伏地魔渴望爱而没有爱,哈利渴望爱并且得到了爱所以相信爱,德拉科只相信利益不相信爱,格林德沃相信爱能带来利益,但是并不渴望爱,只渴望爱能带来的利益。所以这是一段关于价值观的冲突😂
渴求的都是不曾拥有的和已经失去的,所以德拉科最淡定,可以安稳的看别人跳脚,他是个挺招人恨的存在,他有钱有颜,不阿谀不奉承,对他来说觉得委屈的事情,对别人来说都是日常,所以这样的人如果在身边,那么有相当一部分的想法就是,要么得到,要么毁掉,尤其是老伏这样的人,不过我不一定能狠下心😂尴尬





  和伏地魔不同,格林德沃就对这种小手段不怎么感冒,因为这也是他一向使的招数。

  在德姆斯特朗的时候,他随便勾勾手指,就有人前赴后继的为他实验黑魔法,他有无数种让人沉迷的手段。但这种能力在来到霍格沃兹之后不得不收敛,因为在这里黑魔法是不被允许的,而斯莱特林——尤其是比较强大优秀的斯莱特林——是最先被怀疑的对象,所以在一开始的锋芒毕露之后,他开始爱惜羽毛。

  当然,格林德沃和伏地魔的区别不止这这些方面,这些方面其实是他们最相像的地方。

  里德尔出身自孤儿院,有一个让人不耻的父亲和一个哑炮母亲,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渴望爱,只是他所有的期许在被各种应接不暇的事件中一次次打碎,所以他已经几乎要放弃了,因为他被他的父亲,被所有人都放弃了。

  他和格林德沃都曾经查过关于自己的过去,虽然得到的信息不多,但是他完全能理解当时的自己,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自己的摧毁欲。他在被父亲指着鼻子骂的时候,别人在做什么?享受家人的陪伴,还是情人的撕磨,或者是朋友的关心?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他没有家人,没有爱人,也没有朋友,斯莱特林们没有友谊,能把他们绑在一起的只有共同的利益,他爱这点,又恨这点。

  所以与其一个人痛苦,不如拉着大家一起。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是他和格林德沃的不同。

  格林德沃出身于一个很开放的家庭,虽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出身高贵,家族显赫,但是他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当然,这种爱是父母对子女的,他父母并不是那种传统的人,所以两人在外面都有些不上台面的事情。

  这没什么不好,最少他懂得了更多手段,得到了更多的关爱,以各种各样的身份。

  他们都会利用自己的外貌与手段获得自己想要的,都享受目光与爱慕。但是他们对这种感情的定义是不同的。对于格林德沃来说,那是别人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只需要全盘接受,对伏地魔来说,那是费尽心思的渴求,是自己应得的。所以格林德沃没有爱,但是他感谢爱,伏地魔渴望爱,但是又鄙视爱,觉得那种自己踩在脚底下的玩意。

  但是实质上他们是相同的,用毫无真心的微笑——他们甚至不需要做更多——来骗取别人的真心,从这点来说,德拉科也是相同的,对哈利。

  德拉科也不相信爱,斯莱特林相信爱的人并不多,特别是传统的斯莱特林家庭。他们从小被教育感情是无用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所以他一直忽略爱的力量,甚至对邓布利多所说的爱极尽鄙夷。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感情获得什么,因为他什么都有。但是格林和里德尔让他改变了看法,或者说是战争让他改变了看法。

  他曾经对很多事情都理所应当,比如父母的宠溺,同学的恭维,老师的特殊照顾,但是从马尔福失势后他失去了这些,变成了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他才明白,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应当的,他失去了所有,除了爱他的父母,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爱的力量。

  而格林和里德尔的到来把他曾经的摇摇欲坠的世界观轰的粉碎,明明他们是两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儿,凭借天赋和花言巧语却能得到自己都没有的,比如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小宴会邀请函。

  德拉科承认自己小气,哪怕后来得到赏识也不曾忘记这种屈辱。

  但有一个人是相信爱的,那就是救世主哈利。他是对德拉科世界观冲击最大的。对于哈利来说,他不希望别人只看到他的名誉,他更希望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是对真实的自己,就像他对金妮一样,他不喜欢金妮满脑子都是救世主的名誉而忽略了哈利这个人,所以他拒绝了。

  这种思想和那三个人是完全相反,他们三个只希望自己表现在别人面前的是完美的表象,而真实的自己恨不得嚼碎了连血带肉的咽下去,这是大部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最真实的区别,关于真伪的区别。

  但是哈利爱德拉科是真的,所以他愿意包容他现有虚伪,对他来说,一层层剥下他虚伪的表皮比真正剥他的衣服更有意义。

  显然,斯莱特林更实际一点,知道内心剥不开,所以先剥了衣服。如果让哈利知道这件事绝对气的跳脚,他是真心把德拉科当做未来的伴侣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伏地魔所带来的影响不断缩小,加上哈利的有心运作,整个学院不再像以前一样,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僵局缓和了一些,特别是那些年龄小一些的孩子。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样可能会让那两个等待时机的人钻空子,也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对德拉科所面对的尴尬现状于心不忍,他找过赫敏,两人一起研究了一下格林德沃和伏地魔的追随者的构成,发现这个决定虽然不一定对他们这一方有利,但是实际上对方也讨不到好处。

  在校期间,无论他们得到多少人的支持,但是之后的行动证明,基本上他们的支持者只有纯血和极少数因为自卑而极尽钻营的败类。几十年前如此,几十年后,如果他们要重复曾经的错误,结局依然会如此。

  而且这样也能缓解一下马尔福家的处境,他依然希望德拉科能背弃黑暗,投奔他们这方阵营。他甚至什么都不需要他做,他相信自己可以保护他。

【all德】重返十六岁3

  格林德沃和伏地魔的手腕确实不一般,短短几天他就得到了一些连常年和救世主作对的德拉科都不知道的消息。不过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当然不是救世主本人,而是他曾经的经历让二人觉得不寻常,尤其是隐身衣和格兰芬多宝剑。

  格林德沃和伏地魔都有点收集癖,不过还不太一样,格林德沃相信死亡圣器有不一般的力量,而伏地魔曾经想做七样魂器,个个都要充满特色,当然,现在他不想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后果。

  相当于他们来说,哈利是个相当单纯的男孩,最少要比狡猾的马尔福要单纯的多,而且相信爱。伏地魔想起邓布利多谈到爱的表情,拉下一边嘴角,不过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武器。

  伏地魔对于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的事情也了解一些,他转身碰了碰格林德沃的胳膊好奇的问他和邓布利多的事情,不过很显然,这个时候的格林德沃还不认识他说的那个人,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个是一个曾经打败自己的巫师,而且是霍格沃兹校长,而且现在已经去世了。

  伏地魔信了,原因是这种事情没有必要撒谎,毕竟他们两个都是知道对方身份的,身份的秘密都能告诉,一段往事——特别是一段有着邓布利多污点的往事——就没什么不能说的,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否,这件事对他们都没有什么影响。

  其实在看到他们的第二天,哈利就曾告诉邓布利多的画像关于格林德沃和伏地魔穿越的事,邓布利多也曾偷偷观察,只是没得到什么结果,自然也没有提出什么有用的建议,因为这件事也在他预料之外。

  这样的的结果让哈利茫然,只好和赫敏罗恩一起泡图书馆扒资料。

  德拉科他们也在图书馆。

  格林德沃和伏地魔上学时期是个好学的人,两个人生活没什么区别,社交——泡图书馆——做魔法实验,同期的同学都对他们的作息规律了如指掌,当然,这和他的同学大部分都是自己未来拥护者有关,这群人就是他们后来成立的团队的雏形。

  而作为完全回到16岁的两人,又开始了重复当年在校时期的习惯。他们确实需要学习,虽然自己曾经强大过,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回到了最初,不管是脑内的知识储量还是对魔法的掌握。

  但是德拉科并不想像一个书呆子一样钻进书海,然后他被狠狠的嘲讽了。经常输给同期的哈利已经很让他自尊心受挫,更何况是作为七年级生还不如两个六年级。

  哈利三人来图书馆的时候正好伏地魔拿了几本书回到座位,正好看到三人进来,友情附赠了一个美丽的微笑,而察觉到被注视的格林德沃恰在此时也冲他们爽朗的笑笑,只有德拉科一心一意的和书本相亲相爱。哈利失落且郁闷的拉着赫敏和罗恩前往和他们座位较远的另一座位,从这天起这两张相隔甚远的座位几乎成了他们的专座。

  从他们六年级初,哈利和德拉科关系就发生了对调。从德拉科追着哈利找茬变成了哈利追着德拉科看他是否有什么阴谋。事实证明确实有,不过他既没有调查出来,又没有办法阻止,在之后更是没有回到学校,而是效力于伏地魔并成为了食死徒高层。他们从冤家变成了敌人,真正意义上的敌人。本来以为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被捕又重新拉近了他们的关系,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而现在局势又发生了变化,伏地魔和格林德沃纷纷变成了霍格沃兹六年级插班生,失去很多记忆,而且并没有选择恢复身份,反而是在学校玩了个爽。他大概能猜出来两人没有恢复身份的原因,只是不知道这局棋下一步该怎么走。

  哈利无法选择,不过伏地魔和格林德沃已经做出选择了。除了在图书馆,哈利觉得自己经常三五不时的会“巧遇”黑魔王。课间、饭后、晚上,明明六年级和七年级课都不一样,完全没道理会经常遇见。

  刚开始哈利还会躲,因为知道他们玩的是什么戏码,后来直接死猪不怕开水烫,每次遇到都会把邓布利多那一套爱的理论搬出来期望他们“改邪归正”。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果然两人都不来了,不过来了第三个。

  格林德沃和伏地魔都崩溃的狠,本来是想骗出自己想要找的东西的下落,结果被人左拐右拐绕开话题还长篇大论的说教,听得两人肝儿疼。不过他们也小有收获,最少知道了他喜欢德拉科。

  在进入学校的头一周,他们就把小马尔福先生搞上了床。起先只是格林德沃这么干,伏地魔发现后觉得多这么一个美丽的床伴的感觉也不差。他们绝不是忍着自己欲望的人,有需要当然会解决,一个美丽的自恃高贵的马尔福继承人作为床伴,这不是很好吗?不过他们现在发现了小马尔福先生除了是一个美丽的床伴外另外一个用处——勾引哈利。

  他就是第三个人,一个并不强大却让哈利无力招架的人。

【all德】重返十六岁(不能保证是纯粹all德,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加什么奇怪cp)

        jj风,混乱邪恶,老格老伏斗殴现场因魔法阵纷纷变成16岁,记忆也截止到16岁,但是他们身处1998年,而不是他们原来的时间。

  私设导致格林德沃被开除的黑魔法实验是魂器。他对永生并无兴趣,只是热爱研究。格林德沃找到了不杀人能裂制魂器的方法。

 
 

  1998年3月初,食死徒终于找到了关于老魔杖的一丝线索。

 
 

  奥利凡德此刻正被关在马尔福庄园的地牢里,从他脑中挖掘出线索之后,伏地魔只身前往远在奥地利的纽蒙迦德。那里是黑巫师格林德沃的关押地,也是格林德沃曾经的大本营。

 
 

  在1944年的后半年,他还曾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那是很充实的一段时间。

 
 

  当时的纽蒙迦德和现在的破败塔楼不一样,那时候的纽蒙迦德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那里拥有思想、知识,也有最漂亮的雪景,冰蓝色的巨大城堡,曾是他曾经的梦想。

 
 

  伏地魔看着塔楼的最高层,那里是关押格林德沃的地方。对于伏地魔来说,对付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简直易如反掌,更何况他被关押的时候就被剥夺了魔杖,他相信老魔杖现在不在他身边,他只是想像对待奥利凡德一样扒光他的记忆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是他低估了他的对手,他低估了一个44年来无事可做潜心研究魔法阵的人,更不知道格林德沃因为某些原因去了美国而学会了无杖魔法。

 
 

  无杖魔法的释放比无声咒更耗费精力,如果想依靠这个来赢过正值巅峰的伏地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他的目的不在这个,他只是想启动他无数次修修改改的魔法阵。

 
 

  虽然这个魔法阵还有点问题,但是他没有时间了。

 
 

  一阵冰蓝色的光芒渐渐包裹了他们,黏稠的空气压缩过来,喘不上气的的憋闷感成功让他们昏了过去。

 
 

  无论是圣徒还是食死徒都还在等待主人的召唤,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主人已经忘记了他们。不知道是否该庆幸绵延五代人的战火稍熄,但是巫师界终于少有的平静了。

 
 

  魔法部的的行动很快,在他们两个清醒前就已经到达了这里,并检测了现场的魔法痕迹。很不幸,什么都没有检测到,甚至伏地魔的魔杖都在魔法阵中自动销毁了。

 
 

  装睡的格林德沃从里德尔先生和傲罗的谈话中得知了一些情况,虽然自己觉得莫名,但还是顺水推舟的随意起了一个假名字。

 
 

  反复排查无果后,魔法部只好放过这两个连魔杖都没有而且还失忆了的男孩,更是热情的带他们去购买了新魔杖。因为魔法部的介入,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很顺利就得到了新魔杖和新身份。

 
 

  伏地魔依然用了旧名字汤姆·里德尔,而因为傲罗的盘查知道盖勒特·格林德沃(Gellert Grindelwald)越狱这一情况使格林德沃不得不临时起了一个新名字盖勒特·格林(Garrett Green)。对于这个和自己一起醒来,而且很有默契一同装作失忆的少年的名字,伏地魔虽然不说,但是心里相当不爽。

 
 

  想想吧,自己有一个大众名字和一个非巫师的姓,而对方的名字带有统治者含义,想来也是哪个大家族的后代。不过16岁的里德尔早就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只是一瞬间僵硬了一下瞬间恢复正常。

 
 

  两人拒绝了魔法部入德姆斯特朗的建议,决定去霍格沃兹求学。

 
 

  对伏地魔来说,一切变故来的突然,他的记忆还停留在1943年,他第一次成功制作魂器的那个晚上,而一眨眼他穿越到了1998年,他甚至还没完成学业,所以回霍格沃兹理所当然。

 
 

  而格林德沃不同,他的母校是德姆斯特朗。虽然有一瞬间的茫然,但是他很早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和伏地魔对魂器的了解不同,德姆斯特朗有更多关于黑魔法的书籍介绍,虽然只是寥寥提到了魂器,但是他知道魂器配合魔法阵使用有意想不到的结果,而现在就是这个结果了。正因为如此,他可以确定自己的相貌和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而德姆斯特朗至今仍有他的追随者在,为了避免引起轰动使各国傲罗注意,他只好选择在他鼎盛时期也没有动过的英国。

 
 

  他们进入霍格沃兹的时候是四月初,因伏地魔造成的恶劣影响,虽然麦格教授极力控制,校园依然乱的一塌糊涂,因此新分入斯莱特林的两人被丢给了斯莱特林级长德拉科·马尔福。

 
 

  麦格对有些事情多多少少了解一些,对德拉科虽然称不上信任,但是对于另外一些斯莱特林的更是怀疑,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由德拉科这个级长控制斯莱特林比继续乱下去要好的多。

 
 

  而格林和里德尔两个天资聪颖的人丢给德拉科,既可以帮助德拉科管理斯莱特林,又可以通过德拉科监视两人,探知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来霍格沃兹的目的。

 
 

  不过麦格高估了德拉科,他根本不是两人的对手。或者说,他不是这两个人任意一个的对手。

 
 

  虽然此时的格林德沃和伏地魔只有16岁,但是两个饱经世事又天资聪慧的少年天才比17岁却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德拉科强太多了。不论是手腕还是天赋,德拉科没有一项能与之匹敌。

 
 

  斯莱特林更乱了,未来的食死徒都站在了德拉科一方,他们从家里得到消息,德拉科成功成为食死徒上层,座位比其父卢修斯还要靠前。

 
 

  伏地魔对此毫无意见,反正最终都是会成为他的手下,他唯一纠结的地方在于要不要恢复自己的身份,他失去了后来所有的记忆,实力应该也不如后来的自己,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实力和16岁时没有丝毫差别。贸然恢复身份若无法镇压他们可能会被一些不老实的手下拆穿,这事的确风险比较大,而且从他人的形容里,后来的自己和自己并不像。

 
 

  考虑到这些因素,更因为不甘心给德拉科这个怂包当帮手,伏地魔又鼓动了另外一些人为自己做事。格林德沃自然也不甘其后,而且这种混乱正是适合发展自己伟大的事业的时候,他也得到了部分人的拥护。除此之外还有以扎比尼为代表的中立党,斯莱特林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乱的时候。

 

可以做情头了哈哈哈,真甜蜜的一对(并不是好吗)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