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络枫林

【暗家族】格林德沃先生不需要可怜

1.格林德沃于1998年3月去世,嘛,就是这个月。AA太太说,我们过了每一天都可能是他的忌日,然而我伤心不起来。。。本来想写gg和cb的,不过这种高谈大论实在不太适合cre所以就变成暗家族了 @Arnaya 么

2.格林德沃撩遍天下,所以cp向非常清奇(根本没有cp向),请注意避雷


“请为他默哀,哦不,还是沉默好了,他不需要任何形式上的可怜。”

“他曾经是席卷欧洲的黑魔王,也是于高塔之上为保护人民而惨死的英雄。但是请不要可怜他,因为他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为了梦想,一个伟大而又自私的梦想。”


“法律是用来保护我们还是他们?”他想起了Grindelwald挂在嘴角的话,一时间有半分恍惚。


“他生来随性,喜欢无拘无束的自由,而我,而我们,我们被一项法律束缚,像囚禁在下水道的老鼠,这项法律迫使我们隐藏最真实的自我在恐惧中战战兢兢。”

“为什么呐?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渺小的如同蝼蚁。”

“我请你们想象一下,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可以成功,我们领导了他们,我们还需要站了下水道里开这种满是馊味的会吗?”

“我们会站在世界的顶端,看他们在我们脚下庸庸碌碌,而不是在他们脚下的泥土中腐烂生蛆。”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印着死亡圣器的匣子,不忍的别开眼。


“而他,我们的lord,他现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的无能为力,看着我们在淤泥中躲躲藏藏,甚至是逃离背叛。”

“请询问自己的心,你想在无意识的暴漏中被麻瓜——哦,麻鸡——偷袭,然后被他们当做研究对象,浑身插满了管子,抽取你的血液,啃噬你的血肉吗?”

“哦,当然,你们都无所畏惧,你们是我们的骄傲,你们是我们永恒的丰碑。”

“但是,如果这个对象换成是你们的亲人?爱人?或者孩子呐?”

“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身陷囹圄而无能为力吗?”

“你能看着他瞪着双眼等待你的救赎却只能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散尽吗?”

“请告诉他,请大声告诉我们的lord。”


他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冰凉刺骨的石匣。


“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曾是我的爱人,而我也曾经无能为力,甚至退缩过。”

“但是我并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不会经历我曾承受的痛苦,那太令人难过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一朵美丽的曼珠沙华渐渐凋零,融入泥土中,重坠地狱,而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大滴大滴的泪无声的滴落在石匣上,他的双手颤抖,悄无声息的抽噎着。

一片寂静,没有人打扰他。

直到一个怯弱的身影站出来,无措的给他递了一个手绢。


“他生而伟大,然而在死亡面前依然如此渺小。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为什么我们在本就脆弱的生命上为自己再添加一个枷锁,禁锢我们的行为,以使我们的生命更加脆弱。”

“生命有贵贱之分吗?为什么我们无故惨死没有人关注,而麻瓜的死亡却需要我们为此负责,而且是以生命为代价。”

“我们如同蝼蚁一样,被轻贱,被屠戮,被分食,难道你们真的甘心吗?”


他捧着石匣脸颊蹭上去。


“既然他已经给我们指引了道路,我们为什么不把这条小道踏平,让其成为康庄大道呐?”①


①鲁迅名言:”世界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衍生。


彩蛋1

1998年3月末,欧洲各国魔法部遭到重创,特别是英国伦敦,整个城市的建筑物均被摧毁,然后这个席卷了一切的势力(力量)不知所踪。

彩蛋2

Credence抱着石匣,脸颊贴在冰冷的花纹上,“先生,我终于得到你了。”他痴痴的笑了起来,然后和手中的匣子一起化为烟雾。



至于结局是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这么短,因为我懒啊

吸血鬼男奴和人类小少爷,剧情应该不是很难懂

吸血鬼杰瑞喜欢少爷,但是少爷对其只是玩弄,得知此情的吸血鬼咬了少爷将其转化,并通过巫术与自己生命相连,将其关在铁棺材里。多年后,一群人剪开了锁棺材的银制锁链,小少爷得以出来并回家,此时家中早已被杰瑞占据,小少爷一有时间就研究杀死吸血鬼的方法,最终和杰瑞同归于尽

忽然觉得全员水仙很不错嘛

Grindelwald式水仙:

中年gg:我年轻的时候漂亮的我看着镜子恨不得把自己上了

年轻gg:哦,梅林的胡子,我从不知道还有和我一样的人,一样辉煌灿烂,一样才华横溢,一样强大。两人一起,将成不可阻挡之势!

(自恋症重度患者)

Graves式水仙:

中年pg:干点事情毛手毛脚的,真让人操心,还好人很机灵漂亮,会讨好人(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很开心)

年轻pg:近距离观看偶像果然不一样啊,他还那么年轻就立了那么多功绩,我以后一定要像他一样,哦,对了,我应该多接近他,虚心求教

(自恋症中度患者)

Theseus式水仙:

中年ts: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很努力又很亲近,总是会逗人开心,应该多培养一下

年轻ts:长官好好相处啊,笑起来很爽朗,相处起来也很愉快呐,和隔壁Graves长官一点都不一样

(外交病重度患者)

Newt式水仙

年轻ns:先生,您也喜欢小动物吗?(脸红)

中年ns:鸟蛇balabala嗅嗅balabala……

(两人越谈越投机)

Credence式水仙

破碎后重新修补的cre:自己当时好可怜哦,明明Grindelwald的敷衍那么明显都看不出来,真是又笨又傻,但是好可怜哦。(拿出gg骗他的方法接近cre并帮助他)

暗巷cre:今天又来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我要不要和先生说呐?先生会不会不相信我(给gg说完gg并不鸟他,然后发生了一系列事情,然后又变成了一小撮)果然只有B先生对他是真心的,哭嘤嘤的去找另外一个自己

【PGGG】致命甜美

1.Graves的性格是属于沉稳内敛型的,在任何时刻都保持警惕,所以Grindelwald才会想到用诱发剂。而这次他比较性急的原因是因为被alpha的本性所影响再加上他出任务两个月都没有解决过(快憋坏了)
2.杀手首领Grindelwald,特工头领Graves
3.主要角色死亡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4235945303386

【PGGG】未知

1.私设16岁整成年

2.因电影中部长年龄没有具体说明,只说刚步入中年,私设部长比gg小3岁

3.童车?(13!pg/16!gg勉强算车,天知道我最怕写肉)

4.1899年夏天gg被开除然后周游世界,从姨婆家离开的时候应该是刚入秋?

5.私设gg生日9月6日(因为德普是6月9日啊)

6.微量adgg,gg不爱ad设定

7.gg双性

(gg:特么的雷点好多啊,还没有肉你是不是想死。我:格林大人饶命。gg:阿瓦达,下一个)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7974705067208

以及情人节快乐,我实在是来不及写完了

黄雀·第二章(PGGG)(ALLGG走向)

独轮车

实在控制不住一个冷漠、面无表情、讲话四平八稳攻,所以我选择翻车,略略略,你们打我啊

前文:

黄雀·楔子

黄雀·第一章

黄雀·楔子

1.腹黑版人设,从来没有动手过这种,写的非常艰难,更的应该会很慢

2.雷点多

此时夏季刚过,天气还有一些炎热,溢出垃圾箱的垃圾散发着恶臭味,让人退避三舍,这里白天通常很安静,当然晚上也很喧闹,满地乱扔的果皮和避孕套像一个徽章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它在黑暗里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这里是一个红灯区,当然,不是那种明亮而繁华的红灯区。

路边的路灯经年失修,只能勉强通过路边居民家的的灯勉强辨认方向,很暗很暗,暗到你几乎会以为自己双眼失明。正是因为这样,喘息声和肉体的拍打声才更明亮。是的,明亮,这里的晚上与白天相反,几乎都是靠耳朵去看的。

好了,言归正传,这里白天当然不是这样的,这条狭窄而肮脏的巷子白天几乎无人问津,它静静的躺在一条繁华大街的街口,偷偷窥视着街面上大大的玻璃橱窗,正如那个佝偻着脊背,几乎把自己脸埋进传单的第二塞姆勒男孩,从传单里撩起眼皮偷窥着街角衣着高贵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一样。

Credence站在暗巷与大街的交界处,一面认真的发传单,一面却忍不住的偷偷看大玻璃橱窗前站的那个人,他穿的真好看,Credenc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想把自己再缩小一点。“他看过来了,”Credence一边想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再次确认。

Credence认识他。

其实也不算认识,只是最近每次自己伤心或者愤怒的时候都会看见他,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只是每次他来的时候都看上去风尘仆仆的,然后安静的看着他,像一个奔跑中的旅人被时光暂停了一样。

Percival Graves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橱窗前,他已经确认过好几次的,虽然找不到确切证据,但是他能感觉到最近几场混乱都和街对面那个发传单的男孩脱不了关系,这次他终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那股黑暗的力量,和隔壁街道裂缝里残留的力量一模一样。

他面无表情的紧紧的盯着他,“果然是他,”他嘟囔了一声,在男孩向他走来之前混入人流迅速消失。

他就站在那里,从来不曾走近,一次只能给一点,他严格的执行者自己的计划,这次是注视,那么下次就可以换成交谈了吧,他揣摩着男孩看他的眼神,思考着下一次的会面。

当然,前提是他的计划没有被打乱。

Credence眼睁睁的看着Percival Graves从他眼前消失,然后收回思绪看了看手中厚厚的一沓传单,他想起了第一次没发完时的下场,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咽喉泄露出几丝呜咽,如同厉鬼夜哭。

站在暗处的Gellert Grindelwald看着这精彩的一出从阴影里走出来,不着痕迹的笑了笑,“这真是,很有意思呐。”

他变成Percival Graves的样子,幻影移形到Credence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boy?”他握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转过身来,“I need your help.”他微张着嘴,看着男孩痴迷于他嘴唇的神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命运在齿轮在此刻开始转动,每个人都走向了一个不同的未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谁是什么角色,现在来说还为时尚早吧……

【Percival Graves/Gellert Grindelwald】囚徒

PGGG囚禁组肉渣

雷点多,慎看

1.这里格林德沃性格是根据他在两部电影里猜测的,他的戏份不多,而且亦真亦假,猜测难免有偏失

2.这里格雷夫斯性格有点轻微PTSD,他受到了无法跟别人说的伤害,表面表现正常,却有强烈的报复心,而且是以同种方式的报复,所以他会学格林德沃的说话和行为,他的性格接近两人性格的综合

3.因为从剧里格林德沃抽打纽特的时候可以看出格林德沃一使用暴力就难以自制,所以我设定的是格林德沃为获得消息并未对格雷夫斯动粗,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折磨

4.里面有格林德沃强奸格雷夫斯的暗示,cp洁癖慎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7988193894686

圣诞节丢这个会不会被打???

还有一点,千万不要和我上一篇GGPG连起来,他们真的不是前后篇

【Credence/Graves】饕餮(格雷夫斯暗巷组)

1:Credence并不知道伤害他的是Grindelwald设定

2:本意是想写肉的,可惜写成了刀,改天会改回来,不好意思

3:每个人对于性格解读都不一样,欢迎指正,我这里设定的是格雷夫斯对小蘑菇有愧疚,所以刻意的温柔,他本人还是高冷的

4:蘑菇第一人称,可能看着会有些奇怪

我得了饕餮症。

我狂躁、暴虐、贪食,在低空掠行,人类的尖叫是我最好的养料,我要活下去,可是,我很饿。无论多少这样的养料都塞不满我的胃,胃?我有胃吗?

“Credence,停下来,孩子。”熟悉的嗓音,我穿过空旷的街道,用自身的冰凉包裹着他,我熟悉他的温度,就像暗巷里的每一日。

“Mr.Graves……”我站在他面前,深深的低着头,甚至觉得连出现在他面前都是一种对他的亵渎。

Percival Graves走过去,像第一次一样拉住他的手,“孩子……”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不是自己的过错,但是是自己的原因这个孩子才遭受的无妄之灾。

熟悉的掌心,我觉得内心无比安稳,连饥饿都被缓解不少,我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他家。

“去洗个澡吧,孩子。”Percival Graves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报纸,作为安全部长,他必须要知晓任何异动。

“我饿了。”我坐在他的床上发出抗议。他似乎是不会做饭,我看他订了外卖,然后又恢复了安静状态,而我则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我饿了。”我以前是不敢这样说话,以前,以。。。前。。。以前是什么,我头像炸了一样疼却忍不住不断这样折磨自己,有以前吗?

饥饿的内脏已经在互相吞食,我觉得我急需什么东西了填充我的味蕾,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我压在地上,勉强挤出一个似乎是温柔的表情看着我,宽厚的大掌拂过我的头发,“孩子,你……”

他一张一合的唇甚是诱人,想必十分美味,我歪着头寻找一个最好的角度啃了上去。

是……鲜血的味道,好久没有闻到这个了,但是并不能使我忘记我对这个味道的复杂而又挣扎的感情,我松开口,顺着他的脖颈舔舐,在他胸膛流连忘返,“Mr.Graves,你有心吗?”我听见自己恶意的张开口问这个他无从回答的问题,和他听到这个问题后猝然暂停的喘息。

“你不知道?那我们剥开看看好吗?”

黑色的雾凝成实体,在他胸膛刮过,我顺着缝隙小心翼翼的捧出他的心,一边抚摸,一边让他的伤口愈合,只留一个供心脉血管连接到外面的小孔。

“你看看你的心,”我仔细的抚摸着上面每一条纹路,“明明看着是红的,”我凑上去咬了一口,“可是为什么里面却肮脏的。。。”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形容词只好放弃,“你是爱我的对吧?Mr.Graves.”

……

(未完待续)

(Grindelwald/Graves囚禁组)Grindelwald使用大魔法摧毁街道,Percival在查探时顺着踪迹发现了他,两个人打斗了起来,Percival不敌,被带走囚禁play,后来Grindelwald被发现是假冒的,被捉,Percival被救了出来

【Gellert Grindelwald/Percival Graves】囚徒(囚禁组)

GGPG囚禁组魔教一发

试了好久依然学不会欧美风

以及hp完忘了私设如山

部长大人是罗琳的,ooc是我的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8801018057589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