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络枫林

5s许焦

【焦余】我帮你解决

新来的小子看起来好像挺老实的样子,焦涛一边做运动一边想。

他一会儿看看余罪,一会儿看看老傅,心里想着老子好久没有啪*啪*啪了,每天就要靠这些运动消耗掉多余的精力,真是心累,不比傅哥,年龄大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需*求。找个机会啪了他,焦涛面无表情,眼神却紧紧盯着余罪。

“蹲着。”一个小弟踹了余罪一脚,焦涛眼神闪了闪,不过没有说话,给个教训也好,以后会更听话些。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他倒是发现这小子和自己最初的认知不一样,有些可惜,出去了就啪不到了。

不过没想到一周功夫他就又出现在他们面前,焦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忽悠傅哥。

不得不说他感觉很敏锐,但是他却不想说,他对余小二有点莫名的好感,所以他只能劝傅国生不要重用他,手心手背都是肉,没办法。

发现充*气*娃*娃那次,他把余罪狠狠按在办公桌上操了一次,“你不是精*力*旺*盛吗?来我给你解决。”他边艹边说,然后被余罪一口咬在肩膀上。

后来,死了好多人,他才明白过来,下一个也许就是傅哥了,不得不动手了。

警服还蛮帅,焦涛笑笑,可惜了……

没有想到对方技高一筹,算了,命该如此,只是傅哥,你要小心了,我看的出来你喜欢他,但是不要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余焦】余生皆罪

点梗文

(二)

“余罪,你怎么了余罪?”林宇婧进来就看到余罪倒在地上,因为他本来就满脸是血,所以也看不出有没有新伤口。

“怎么了?”骆驼听到声音也匆匆忙忙跑进来。

直到这一刻林宇婧才明白余罪对于自己是多么重要,也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假女友而已。“我去通知家里,你在这里照顾他。”表面平静的说完,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的表情瞬间龟裂,眼泪止不住的下滑。

“发生什么了?”回去后林宇婧就一把把余罪按到墙上。

“嘶……疼……”余罪倒吸一口气,“你先松开。”

余罪吊儿郎当的坐在床角,“那小子还挺厉害,妈的一下把我打晕就跑了。”

“要不要跟傅国生说……”

林宇婧还没有说完,就被余罪打断,“你傻啊你,告诉他我没有把人杀死?你觉得我还能呆下去吗?”余罪不耐烦的挥挥手,“通知家里,让他们放新闻说打捞到了一具尸体,面目全非,认不出来是谁。”

林宇婧虽然还是有点不乐意,但是还是照余罪说的做了,她傻归傻,基本道理还是一讲就懂的。

林宇婧回警察局汇报具体事宜的时候,余罪去看了焦涛,这时候新闻已经出来了。

“看到没?你现在就是黑户。”余罪张狂的笑笑,跟着他们这群人混越久,他就越发的黑化,越发的神经质了。

焦涛剜了他一眼,“我他妈一直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人,结果呢?你丫连坏人都他妈不是。”

“对,”余罪狠狠的一点头,忽然笑出声来,“我的确不是他妈的好人,不过你确定我不是坏人吗?”

余罪笑容越发轻佻,弯着一双撒满星辰的眼,斜勾着浅玫红色的薄唇,动作散漫,十足的痞子气息。

“你猜这是什么?”余罪指着刚刚别人搬过来的大箱子。

焦涛面无表情,很明显就是不想搭理他。

“不猜?”余罪笑的越发邪魅,“不猜就要一个一个试用了哦。”余罪说着就单手打开了箱子。

“我还以为是什么?”焦涛嗤笑一声,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充气娃娃。

“不只啊,”余罪悠悠叹息一声,“你看,这么多宝贝,”说着就拿出一串肛珠。

“项链?”焦涛没看清。

“你怎么这么蠢呐?跟老傅混这么长时间,他卖什么的你不知道?”余罪语气说不出的无奈。

焦涛终于知道为什么余罪没有杀他还把他囚禁在这里了,他面色一白,脱口而出:“你他妈变态。”

“对,我就变态。”优胜者的高高在上感使他完全没有反驳,反驳也没有什么意义嘛,反正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焦涛被气的几乎喘不过气,“妈的死色狼,在外面没有浪够连男的都不放过。”他在心里默默的骂。

“想怎么玩?嗯?”余罪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摆在焦涛面前。

焦涛一言不发。

“不说话?好样的,”余罪一连说三句焦涛都没有回,他果断的怒了。

余罪一把捏住焦涛下巴,我就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余焦】余生皆罪

点梗文
(一)

“傅哥,你要相信我啊,不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陷害你,傅哥,相信我,傅哥,你说句话,你要相信我啊,傅哥,不可能是我,傅哥,傅哥……”

焦涛语无伦次的抬高声音辩解,傅国生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墙角,余罪知道他要干什么,焦涛也知道,所以才更加心急。

其实刚刚他还嗤笑过傅国生,一个跟了他十几年的人他不信,却要信自己这么一个从来到这里就给他带来无数麻烦的卧底,真是……傻逼。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笑他们了,因为……

“老傅,我来吧,因为他,我被揍成这么个熊样子,这个仇,我非报不可。”余罪一脸愤恨的瞪着焦涛,试图骗过傅国生和韩富虎。

老傅还是像梦游一样,一句话没有说,焦涛跟了他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舍得就这样杀死他,但是他是卧底,不杀又怎么办呐?不能交给小二,他一定会不择手段的。

傅国生拿着透明垃圾袋的手不断颤抖,脚步虚浮无力,仿佛失了魂一般。

“让余小二来吧,我不信你。”韩富虎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说。

余罪一把抢过傅国生手里的塑料袋,因为傅国生握的松,余罪用力过大猛的后退两步磕在沙发边上,然后倒在焦涛脚边。

“装死”,余罪一边装作用力的站起,一边在焦涛腿上写下这两个字。

焦涛诧异的看了余罪一眼,然后瞬间懂了,余罪是卧底,他现在已经确定了,可是现在没有人相信他。

焦涛用力的闭了下眼,心里满满的都是傅哥为什么不相信他这个问题。他想活着,想让傅哥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卧底。

余罪知道焦涛的想法,不过没关系,只要配合就好。他拿着袋子套在焦涛头上,焦涛配合的装作窒息死亡,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在心里骂余罪。

傅国生一直都是那副迷茫的样子,淡淡的看着地上装死的焦涛。

“好,”韩富虎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对傅国生说:“给你三天时间,把屁股擦干净。”

韩富虎出门之后,傅国生也站了起来,声音低沉暗哑略带哭腔,“小二,帮我处理一下吧。”说着就带沈嘉文出了门。

“骆驼,你先出去在门口把把风。大胸姐,你去给家里打电话,让人过来抓他,他还没有死。”余罪吩咐完看着自己父亲,“爸,你先下去,在车里等我。”一瞬间喧闹的客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还真是不怕死,敢把他们都支开。”焦涛一把扯下头上的袋子朝余罪扑过来。

“怎么不怕死,你看看那是什么。”余罪四平八稳的指着巨大的落地窗。

“你……”

“没想到吧,不要低估一个捅死过人的地痞流氓。”说完,余罪对黑衣人说:“带走,关押在老地方。”

捅死过人是假的,不过余罪不能低估就是真的了,不然为什么刚开始打死都不愿意参加培训的他现在许平秋怎么劝都劝不会来,因为他不想放弃在这边的经营,更不想放弃这两重身份的掩护。

可能我写的有点模糊,黑衣人不是警察,是余罪的人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