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络枫林

【余许】牛奶

“哟,许处,我这儿小地方怎么跑来你这尊大佛啊。”余罪躺在病床上吊儿郎当的调侃着许平秋。
“还跟我怄上气了?”许平秋拍拍余罪的肩,“这不是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他自觉的往床头一坐,拿起床头那瓶乳白色的饮料,还没拧开盖子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于是利落的拿着瓶子滚到床底下。
“感觉怎么样了?”焦涛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酷,反而有几分呆萌,余小二边想边顺手调戏他。
“好了别装了,”焦涛一把打开余小二摸过来的手,“从你醒了以后你哪天不是这个样子,正好过几天有活,再住两天出院回去。”
“行,你让我摸摸怎么样都行。”余罪依然伸着胳膊。
“你信不信我给你砍了。”焦涛沉声威胁。
“信,怎么不信,你焦大爷多么威武,”余罪收回手看着自己细长的指头,“不过,砍不砍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你可以去给老傅报备一下,回来就给你砍。”余罪仰起脸笑的一脸灿烂。
“你不要太过分……”焦涛像一只被戳中弱点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我哪有过分?是焦大爷你要砍我耶。”余罪笑眯眯在焦涛小腹上摸一把,被焦涛毫不留情的一把拍下来。“你恶不恶心,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摸的。”
焦涛实在不想搭理这个流氓,听老傅的命令来意思意思的问候了一下小二之后扭头就走。“妈哒,死变态。”焦涛崩不住他冷漠的面皮,恨恨的骂到。
余小二拍拍床沿,“出来吧,他已经被我气走了。”
许平秋笑呵呵的从床底爬出来,淡定的不见一点灰头土脸,“感情是我把你放福窝了?怪不得一直进展不大。”
余罪一把搂过许平秋的腰,脸颊在他小腹上蹭蹭,“说什么呐?要说福窝,”余罪顿了一下,手伸到许平秋后面揉了两把,“难道不应该是这儿吗?”
许平秋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把拍掉余罪的爪子,平静的说:“你想袭警?”
余罪嘿嘿一笑,抓住许平秋拍他的手抬起来放在唇边亲了一口,“不想,我只想走后门。”
“小流氓。”许平秋拍了一把余罪的头,“走吧,回‘家里’汇报一下你最近的情况。”
“你亲亲我我就跟你回去,不然我就不去了。”余罪仰着脸贱笑着调侃他。
许平秋俯身在人嘴角啄了一下,“满意了?”
余罪舔舔嘴唇:“没。”
“没也得跟我回去,别跟个大姑娘一样……唔……”许平秋很没说完就被余罪拉下来堵住嘴。
余罪吻了好久才松开他,拍拍他的脸,“这样才乖。”
“这回能走了吧!”
“当然,长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余罪麻溜的穿上鞋跟着许平秋。
下楼的时候余罪一直着喊伤口疼,让许处扶他,许平秋一边撑着看着瘦但是并不轻的余罪,一边还要承受他的撩拨,弄的他浑身发软,刚下楼就被余罪一下子压在车盖上湿吻。

5s许焦

高厅长喜欢许平秋,经常潜规则他,后来高厅长想公开他们的关系,许平秋每次都借病装可怜

解余

【余许余】爱在记忆里找你

【马许】实践出真知

ooc你们打我啊,就是来手贱的……

某呆萌学生受一边用力一边问:“老师,这个角度怎么样,力度怎么样,符不符合物理上的……”

某胃癌晚期老师:“老师快要吐血了,别再讲理论了,实践出真知。”

“哦,好。”

于是,某老师被艹晕


【余解】夫夫日常

某一本正经呆萌受:“你又喝酒!!!”
余罪:“没办法…应酬啊…”
“哼哼,谁知道呢!”
“好啦,饶了我吧…”
“不行!给我解释清楚!去哪了和谁?!”
“知道我为什么喝酒么?嗯?”余罪声音低沉危险,缓缓抽出皮带绑住解冰双手,“为了酒后乱性…”
“说的跟你不喝酒就不乱性一样。”
“……”
ooc了我滚,就是来搞笑一下😂

【余解】盖章

记梗

余罪这人十分精明,不过精明归精明,多少还有几分少年心性的,就像当初解冰给安安比心的时候他糊人家一脸辣椒,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看着解冰流一脸生理泪水的时候,他想,这个人是因为我哭的。一半心疼,一半骄傲。

每次见解冰和安安在一起的时候余罪心里都不舒服,他幼稚的认为自己是喜欢安安的,于是就经常隔在两个人中间,直到那次解冰把他挤在厕所揍,却被他使阴招,意外的吻了解冰一下后一切都变了,他心跳的像打雷一样,整个人都兴奋不已。他给这个人盖了个章。

他总觉得给解冰盖了个章解冰就是他的人了,可是这年头只有栓得住的狗,,哪有栓得住的人,如果有,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把人变成狗,可是他真的忍心吗?不忍心,所以他看着解冰离他越来越远。

许平秋问他是不是想过叛变的时候,他认真的想了想,是有过了,可是后来没有了,为什么?谁知道呐……


【焦余】我帮你解决

新来的小子看起来好像挺老实的样子,焦涛一边做运动一边想。

他一会儿看看余罪,一会儿看看老傅,心里想着老子好久没有啪*啪*啪了,每天就要靠这些运动消耗掉多余的精力,真是心累,不比傅哥,年龄大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需*求。找个机会啪了他,焦涛面无表情,眼神却紧紧盯着余罪。

“蹲着。”一个小弟踹了余罪一脚,焦涛眼神闪了闪,不过没有说话,给个教训也好,以后会更听话些。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他倒是发现这小子和自己最初的认知不一样,有些可惜,出去了就啪不到了。

不过没想到一周功夫他就又出现在他们面前,焦涛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忽悠傅哥。

不得不说他感觉很敏锐,但是他却不想说,他对余小二有点莫名的好感,所以他只能劝傅国生不要重用他,手心手背都是肉,没办法。

发现充*气*娃*娃那次,他把余罪狠狠按在办公桌上操了一次,“你不是精*力*旺*盛吗?来我给你解决。”他边艹边说,然后被余罪一口咬在肩膀上。

后来,死了好多人,他才明白过来,下一个也许就是傅哥了,不得不动手了。

警服还蛮帅,焦涛笑笑,可惜了……

没有想到对方技高一筹,算了,命该如此,只是傅哥,你要小心了,我看的出来你喜欢他,但是不要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余焦】余生皆罪

点梗文

(二)

“余罪,你怎么了余罪?”林宇婧进来就看到余罪倒在地上,因为他本来就满脸是血,所以也看不出有没有新伤口。

“怎么了?”骆驼听到声音也匆匆忙忙跑进来。

直到这一刻林宇婧才明白余罪对于自己是多么重要,也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假女友而已。“我去通知家里,你在这里照顾他。”表面平静的说完,转身的那一刹那,她的表情瞬间龟裂,眼泪止不住的下滑。

“发生什么了?”回去后林宇婧就一把把余罪按到墙上。

“嘶……疼……”余罪倒吸一口气,“你先松开。”

余罪吊儿郎当的坐在床角,“那小子还挺厉害,妈的一下把我打晕就跑了。”

“要不要跟傅国生说……”

林宇婧还没有说完,就被余罪打断,“你傻啊你,告诉他我没有把人杀死?你觉得我还能呆下去吗?”余罪不耐烦的挥挥手,“通知家里,让他们放新闻说打捞到了一具尸体,面目全非,认不出来是谁。”

林宇婧虽然还是有点不乐意,但是还是照余罪说的做了,她傻归傻,基本道理还是一讲就懂的。

林宇婧回警察局汇报具体事宜的时候,余罪去看了焦涛,这时候新闻已经出来了。

“看到没?你现在就是黑户。”余罪张狂的笑笑,跟着他们这群人混越久,他就越发的黑化,越发的神经质了。

焦涛剜了他一眼,“我他妈一直就觉得你不是个好人,结果呢?你丫连坏人都他妈不是。”

“对,”余罪狠狠的一点头,忽然笑出声来,“我的确不是他妈的好人,不过你确定我不是坏人吗?”

余罪笑容越发轻佻,弯着一双撒满星辰的眼,斜勾着浅玫红色的薄唇,动作散漫,十足的痞子气息。

“你猜这是什么?”余罪指着刚刚别人搬过来的大箱子。

焦涛面无表情,很明显就是不想搭理他。

“不猜?”余罪笑的越发邪魅,“不猜就要一个一个试用了哦。”余罪说着就单手打开了箱子。

“我还以为是什么?”焦涛嗤笑一声,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充气娃娃。

“不只啊,”余罪悠悠叹息一声,“你看,这么多宝贝,”说着就拿出一串肛珠。

“项链?”焦涛没看清。

“你怎么这么蠢呐?跟老傅混这么长时间,他卖什么的你不知道?”余罪语气说不出的无奈。

焦涛终于知道为什么余罪没有杀他还把他囚禁在这里了,他面色一白,脱口而出:“你他妈变态。”

“对,我就变态。”优胜者的高高在上感使他完全没有反驳,反驳也没有什么意义嘛,反正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焦涛被气的几乎喘不过气,“妈的死色狼,在外面没有浪够连男的都不放过。”他在心里默默的骂。

“想怎么玩?嗯?”余罪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摆在焦涛面前。

焦涛一言不发。

“不说话?好样的,”余罪一连说三句焦涛都没有回,他果断的怒了。

余罪一把捏住焦涛下巴,我就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段子

于毅水仙

#生日礼物#不好打发的薛总

薛威的小白兔江白最近很忙,忙到什么程度呐?

小江白每天回家都累的倒头就睡,薛威表示没有啪啪啪的生活简直不能忍。但是他又不舍得让忙了一整天的小白兔再累着,于是开始了每天和右手啪啪啪的生活。(完)

这天恰逢薛威生日,小白兔又到晚上11点才回去,样子有点小可怜,“威威,我忘记给你买礼物了。”说着就红了眼。

“没事,你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礼物。”薛威抱抱亲亲小白兔。

“要不?”小白兔有点犹豫。

“什么?”薛威歪着头宠溺的看着他。

小白兔瞬间撕开衬衫,薛威表示剧情发展的太快,他有点跟不上套路。愣了半晌后,满脑门‘此处应有脏话.jpg’。

薛威一巴掌扇在小白兔脑门上,“老子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

“咦?你不好这口了?”懵逼的小白兔下意识把脑子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哼~”薛威傲娇的仰起头,“老子是这么好打发的么?”

小白兔:“……”

#霸道总裁与无知少女#

赵吏挑了挑眉毛对理查说:“今天我们玩cosplay怎么样?”

“好啊?”理查happy的一笑,“什么角色?”

“病人护士玩过了,老师学生玩过了,主人女仆玩过了。”赵吏搬着指头,“嗯,这次玩霸道总裁和无知少女吧!”

“我要当霸道总裁。”理查跃跃欲试。

赵吏奸诈一笑,“好。”

“老板喜欢哪种姿势?”

“说好的无知呐?”

“这种时候就不要想这种问题了,总裁还是先选姿势吧,你不选我就替你选了……”

“……”

#好奇心害死猫#ps大缅因猫

圆圆死了之后被安排在冥界给鬼差们上生理课。

一天圆圆感叹:“当独生子女真的不好,太寂寞了。”

赵吏:“我不是独生子,我还有个弟弟。”

“咦?在哪里,我怎么都没见过,投胎了?”

“没有。”赵吏答道:“想见吗?”

“想,特别好奇你弟弟长什么样。”

“行,下课来我家。”

—————我是下课的分割线——————

“你弟弟呐?不在家吗?”

“在裤子里呐!我让他给你打个招呼。”

“……”

#调教小卧底#
荣天发现赵磊是卧底,然后严刑逼供,SM,赵磊逃跑途中晕倒,被小可爱金元捡回家

#强啪某s#
二丫头穿越调教大王,鬼差赵吏发现灵魂失踪,回到千年之前抓二丫头正好撞见啪啪啪

青吏

#我是他#

一袭黑衣,一个亮色的基佬紫发片,一部红色的吉普大切诺基,手里拿着炫酷的iPhone10。

接到生死薄的某人在路上不断漂移。

“你是谁?”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拉着他的衣角怯怯的问。

“灵魂摆渡人,赵吏。”

啪,一巴掌打在那张略显沧桑的脸上。

茶茶的声音响起:“夏冬青,你醒醒吧,赵吏已经死了!你一直坚持不用药难道就是为了跟他一起去?”

“不,我只是想更像他。”刚开始黑衣人还正常,说了一会就像发疯了一样一边释放强大的灵力一边叫喊:“我是赵吏,我不是夏冬青,我不欠他的,我是赵吏,我谁也不欠。”

“你看看她,你再看看你的灵力。”茶茶指着小女孩说到。

殷红色的灵力将小女孩撕成碎片,夏冬青逐渐冷静下来,他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流涕,“你看,我已经快忘记自己是谁了,我有着一张四十岁的脸,金黄色的灵力,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像他一样刺妞了,你为什么要打醒我,我恨你……”话语逐渐变成呜咽消失,空留一声叹息……

#牵丝戏#

一个灵找到冬青求帮忙,他告诉冬青他是明朝的一只木偶,求赵吏救救他的主人,他的主人以游魂身份和他在一起,现在主人失踪了。冬青赵吏探查好久才发现这只灵原来就是那个所谓的主人,木偶是他的幻想。木偶在他死前就死了,把所有灵力灌输给他使他成为不死不灭的灵。

傅余、余傅

#死有余辜#

余罪永远不知道傅国生为什么会说这句话,‘死有余辜,活有余罪’,倒是很像他的口吻。

后来抓捕沈嘉文的时候,沈嘉文也说过‘死有余辜’四个字,可是最后四个字一直没有补上,不是来不及而是他很明显的看到沈嘉文的口型,“你也是”。这三个字仿佛一场梦爆炸在扑天的火光里,随着沈嘉文消弭于无形。

“我也是,我是什么?”余罪从噩梦中惊醒,他不断梦见傅国生说‘死有余辜’,是吗?真的是吗?

“你知道吗?这就是辜负爱人的下场?”

他终于记起了沈嘉文的最后一句话……

“活有余罪,谢谢你,老傅。”

22楼的顶端落下一个少年,

“死有余辜,沈嘉文,你是对的。”

许余、余许

#心机鬼#

姜还是老的辣,余罪算是领教了,不论他怎么逃脱,最后还是被拉了回去。

许平秋他懂得怎么抓住一个人的弱点,就像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刚开始不是不生气的,而是自己细胳膊扭不过粗大腿,但是后来知道他身体状况的那一刻,余罪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不懂爱情的。

那一刻心脏的空腔里剧烈的跳动,震的整个人都发懵,可是,怎么办?那个人只剩下几个月时间了,余罪颓废的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

“干什么,站起来。”许平秋踢了踢余罪的屁股,“小屁孩。”

“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余罪眼睛通红。

“怎样?”许平秋微微扯了一下嘴角。

余罪扑上去吻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就剩几个月了。”

许平秋偏离嘴角,刮了刮余罪的鼻子,“骗你的。”

余罪一圈揍在许平秋小腹上,“你欠我的。”

“好,还给你。”许平秋宠溺的笑笑。

焦余

#专治阳痿一百年#

“我以后要是阳*痿了,我饶不了你。”余罪装作被焦涛吓萎了的模样,说实话,他本来就没有勃*起,萎什么萎。

“行啊,我专治阳痿一百年,要不要我现在给你治治?”焦涛拿着枪,抵在余罪后门。

“你变态啊你。”余罪一把推开他。

“那我今天就变态给你看看……”

余焦

#一夜夫妻百日恩(并不)#

“涛哥,小弟伺候的爽不爽。”余罪一边用力,一边问焦涛。

“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涛哥别介啊,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

“谁……特么……跟……你是……夫妻”焦涛被顶的说不玩一句完整的话。

“不是吗?那你说说咱们现在干的不是夫妻的事是什么?嗯?”

此时后不久,焦涛就前往余罪家里寻找余罪卧底的证据并发给傅老大。

“喂,你死了啊,那我奸*尸了。”余罪踢了踢被傅国生闷死的焦涛,接着痛苦流涕。

余解、解余

#情敌见面分外脸红#

余罪勾着解冰的下巴,“你知道吗,其实我每次看见你和安安在一起我都想操哭你。”

“所以你往我脸上抹辣椒粉?”解冰一本正经的反问。

“对啊。”

“何必那么麻烦,害得我还以为你喜欢她,三番两次的用她来勾引你还不上钩,早知道我自己上了。”解警官面无表情。

直接往地上一躺,“来来来,快勾引我,我都迫不及待了。”

解冰直接扑了上去,被余罪一脚踢在档口。

“废了你才好上你啊!”余罪挑着眉贱笑,面上有点发红。

马余、余马

#有什么事我们不能上个床解决呐?#

马鹏手里拿着尖刀往余罪身上扎,余罪一开始还以为是闹着玩,跟他说:“都是家里人,有什么事我们不能上个床解决呐?”

“上你妈逼。”马鹏有点暴躁,多少年没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了,一大老爷们被调戏像话吗?

刀尖越来越近,余罪咽了口吐沫说:“哎哎哎,你来真的啊?”

“傅老大在那边看着呐!”

“不行,弄成这样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陷害我,我才不会来卧底,你得补偿我。”

“行,我回去和许处说说。”

“不要,我要你补偿我。两天后,玩具厂,你懂得……”

马鹏把刀渣的又深了点。

拉郎#牙尖十八怪的查理张x理查x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查理
查理张盗墓,理查骗走查理张的古董,给查理买巧克力【不】
PS:理查张是鬼吹灯杨和盗笔张小哥的合体😂

【余焦】余生皆罪

点梗文
(一)

“傅哥,你要相信我啊,不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陷害你,傅哥,相信我,傅哥,你说句话,你要相信我啊,傅哥,不可能是我,傅哥,傅哥……”

焦涛语无伦次的抬高声音辩解,傅国生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墙角,余罪知道他要干什么,焦涛也知道,所以才更加心急。

其实刚刚他还嗤笑过傅国生,一个跟了他十几年的人他不信,却要信自己这么一个从来到这里就给他带来无数麻烦的卧底,真是……傻逼。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笑他们了,因为……

“老傅,我来吧,因为他,我被揍成这么个熊样子,这个仇,我非报不可。”余罪一脸愤恨的瞪着焦涛,试图骗过傅国生和韩富虎。

老傅还是像梦游一样,一句话没有说,焦涛跟了他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舍得就这样杀死他,但是他是卧底,不杀又怎么办呐?不能交给小二,他一定会不择手段的。

傅国生拿着透明垃圾袋的手不断颤抖,脚步虚浮无力,仿佛失了魂一般。

“让余小二来吧,我不信你。”韩富虎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说。

余罪一把抢过傅国生手里的塑料袋,因为傅国生握的松,余罪用力过大猛的后退两步磕在沙发边上,然后倒在焦涛脚边。

“装死”,余罪一边装作用力的站起,一边在焦涛腿上写下这两个字。

焦涛诧异的看了余罪一眼,然后瞬间懂了,余罪是卧底,他现在已经确定了,可是现在没有人相信他。

焦涛用力的闭了下眼,心里满满的都是傅哥为什么不相信他这个问题。他想活着,想让傅哥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卧底。

余罪知道焦涛的想法,不过没关系,只要配合就好。他拿着袋子套在焦涛头上,焦涛配合的装作窒息死亡,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在心里骂余罪。

傅国生一直都是那副迷茫的样子,淡淡的看着地上装死的焦涛。

“好,”韩富虎站起来,一边走一边对傅国生说:“给你三天时间,把屁股擦干净。”

韩富虎出门之后,傅国生也站了起来,声音低沉暗哑略带哭腔,“小二,帮我处理一下吧。”说着就带沈嘉文出了门。

“骆驼,你先出去在门口把把风。大胸姐,你去给家里打电话,让人过来抓他,他还没有死。”余罪吩咐完看着自己父亲,“爸,你先下去,在车里等我。”一瞬间喧闹的客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还真是不怕死,敢把他们都支开。”焦涛一把扯下头上的袋子朝余罪扑过来。

“怎么不怕死,你看看那是什么。”余罪四平八稳的指着巨大的落地窗。

“你……”

“没想到吧,不要低估一个捅死过人的地痞流氓。”说完,余罪对黑衣人说:“带走,关押在老地方。”

捅死过人是假的,不过余罪不能低估就是真的了,不然为什么刚开始打死都不愿意参加培训的他现在许平秋怎么劝都劝不会来,因为他不想放弃在这边的经营,更不想放弃这两重身份的掩护。

可能我写的有点模糊,黑衣人不是警察,是余罪的人

重温了一遍,发现牵手杀

【all余】毒品(二)

轮*奸*慎*入

“哎呀,还真是。”“窝草,还真是。”汉奸和骆驼异口同声,脸上一瞬间像被刷了墨汁一样。

汉奸和骆驼对视两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一样的信号,不过劝牲口和鼠标还真是一个艰巨的大问题。汉奸贼眉鼠眼的奸笑两声,拿胳膊怼了怼鼠标,“想不想……”他挑挑眉斜着眼瞟了一下余罪的小脸。

本来就有苦说不出鼠标一开始并不相信汉奸真是那个意思,觉得可能是试探他,于是摇摇头。

“标哥,你是不是不行啊,他在你下面蹭了这么久你就没反应?”汉奸故意挖苦他。

“老子一纯爷们,能有什么反应啊!”鼠标越发觉得汉奸是想让他出丑。平时他是不会这么想的,但是人一急脑子就像被烧了一样,完全给不出正常反应。“哎,我说,是不是你起反应了啊。”鼠标灵机一动。

“是又怎么样,你不想?憋这么久了,别憋出什么毛病了吧?”汉奸可是公认的小白脸,红尘俗世什么没有见过,而且本来演技就好,根本分不出他的话是真是假。

“那……那行吧。”鼠标脸一下子通红,觉得自己好像脱衣舞娘一样暴漏在别人的视线里。“你看看牲口怎么说,我没有意见。”

汉奸怼了怼骆驼,“这次你上。”

“你演技好,还是你来。”

牲口其实都看他们半天了,但是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就看见他们隔一会瞟余罪一眼,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你们搁哪儿嘀咕啥呢?”

“那个,”说实话,看着实诚的牲口,他们还真有点说不出口。

“上余儿,你参不参与?”鼠标眼一闭、牙一咬。

牲口瞬间蒙逼,怪不得他们刚刚神色那么奇怪,他还以为是自己理解错了。

“怎么样?行不行一句话的事,时间不等人。”骆驼说。

牲口咬咬牙,“那行吧,不过轻点。”

“行,就知道你心疼他,哪次打架都是护着他,跟不要命了似得。”

知道现在余罪毒瘾发作劲大,他们并没有解开绳子,而是找了点软布缠在与皮肤紧挨的绳子上,缠完了几个人相视一眼,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刚刚急成那样想不出来办法,现在说到这事办法啪就出来了,真是急色啊。

因为余罪有毒瘾,为了防止他们不在的时候他做傻事,房间没有利器,但是大胸姐又在外面,他们也没办法出去拿,只能解开一边的绳子,把裤子褪到另一边的脚踝处,虽然不是很方便,不过好歹也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余罪虽然神智不太清楚,但是下意识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不停的挣扎,弄的四个人手忙脚乱。

好不容易把余罪脱光,他们的小帐篷们已经旗鼓烟消,各个面面相觑。

“干不干?”鼠标问。

“干,都到这一步了,难不成还没动手就给他穿回去?”汉奸果然是汉奸,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骆驼不尴不尬的想着。

【all余】毒品(一)

轮*奸*慎*入

引言

余罪原本以为试个毒品并没有什么大事,结果一步错步步错,没想到最后竟沦落到如此境地。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默默念着这几个字,泪水流到干涸。

林宇婧已经被支出去了。不是她不敢看,而是余罪不想让她看见自己发疯时丑陋不堪的模样,他虽然平时一副痞子样,但是形象还是要的。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就是这样一步步跨入深渊的。

戒毒真的很难受,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戒掉,他还要他的老父亲,还要保护喜欢的女孩安安,还有……余罪疼的精神都有点模糊,挣扎幅度越发的大了起来。

钻心的疼痒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不管他怎么挣扎扭动都缠绕着他挥之不去,他迷迷糊糊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他也不知道那是谁的名字,但是觉得好像已经刻在骨髓里一般熟悉自然。

余罪的手腕和脚腕被白色的粗绳绑在床的四角,因为剧烈挣扎,绳子已经染上红色,四个人面面相觑,完全想不到办法。

他们愁眉苦脸的看着余罪,特别是鼠标,更恨不得替他受这份罪。

想了一会儿,鼠标深吸一口气,猛地扑过去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他,防止他挣动。

原本鼠标是不想这么做的,因为上次余罪嗑春药,他发现自己居然对余罪的身体有反应,更可怕的是他后来发现不光是身体,他迟钝的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喜欢这个小痞子的。

他怕自己对余罪做出什么事,但是,他现在更没有办法忍受的是余罪这样伤害自己。

见鼠标扑上去,汉奸和骆驼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一人按着余罪的一条腿,只有牲口傻愣愣的靠着墙弯着腰喘息。

牲口是个老实人,所以总是出力不讨好,刚刚快把他累死了。他妈的为什么嗑药的人力气这么大,他愣愣的想了半天也不明白。

“过来帮忙,愣着干什么?”

不知道谁喊了他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好吧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再说有什么比余罪更重要。

他喜欢余罪,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深,看见余罪挨打比自己挨打还难受,看见余罪受伤,他就想狠狠的教训那些伤了他的人,哪怕他内心是一个阳光正义的好青年。

很多人都觉得他傻,对,他是傻,他自己都知道,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是愿意傻。

“他在说什么?”牲口隐隐约约听到余罪在喊解冰,不过这也太不靠谱了吧,他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好像是……解冰。”鼠标顿了一下,“刚刚我也听见了,我还以为是幻听。”

汉奸和骆驼咧咧嘴表示不相信,非要让牲口和鼠标过去按住余罪的腿自己去听一遍。

牲口还没什么,但是鼠标被余罪蹭的火都起来了,不管要不要泻火,都不能让兄弟们嘲笑了呀,不然他以后怎么面对余罪和这群室友。鼠标坚持不起来。

“那个,我一个人就行。”牲口一边往床尾走一边说。

看到毒瘾这一部分,我脑子里有一个丧心病狂的梗,本来想剪视频来着,但是没有高清视频,所以打算先写个文,有人想看轮←_←奸余罪吗?没有的话就算了。太恶趣味的梗不敢先写,看看亲们反应

骗子(许平秋x余罪)

我果然不会写这种无对话回忆性的文,而且最近状态很不对,写的东西简直渣到不能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一会想be,一会想让解冰和余罪在一起,最后选择了开放式结尾,因为写到很晚,后面很仓促,有时间我会改的,抱歉了



在余罪心里,许平秋就是个骗子,骗他为了他卖命,骗了他的心,骗了他的身,最后撒手人寰,人事不知。

人生没有在起跑的时候赢就总是会磕磕绊绊,对此余罪深有体会。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就是喜欢的女生喜欢别人,被一个老混蛋骗了半条命还九死不悔。

不说,别人也都知道这老混蛋是谁,他们都劝过他,可是没用,余罪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这么多年,余罪就这样浑浑噩噩纸醉金迷混日子。

解冰总是说他:你现在混日子,小心以后日子混你。

可是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他说:那就混啊。

他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斗志昂扬的毛头小子,在许平秋去世的那一刻,他已经迅速衰老,如同一个被针扎了的气球瘪了下去。

他还有一个年轻人的相貌,却有一颗沧桑的心,不,死灰般的心。

他经常性的陷入回忆,如同一个毛发全白的老人一般,静静的坐在树荫下,嘴角挂着令人发毛的笑容。

令人发毛是鼠标形容的,实际上看上去非常慈祥。

对了,沈嘉文后来也落网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这个害她落网的人却意外得到一个女儿,他的亲生女儿——余嘉嘉。

名字是沈嘉文起的,她说,即便这样她也不后悔爱过他,可是余罪却没办法开口。

傅国生信任他,被他出卖,沈嘉文喜欢他,也被他出卖,就只是为了那个半个身子都埋进黄土里的人。而现在就剩他孤家寡人一个,余罪仰着头,细长的指缝间水亮,“都是报应,”他在心里默默的说。

他记得第一次见许平秋的时候,那时候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不过也许就是这样才有了他们的以后,后悔吗?余罪问自己。并不后悔,另一个自己回答。

其实一开始他就感觉许平秋是个老狐狸,所以他千方百计的逃脱,可是没办法,他玩不过人家,不管资历还是身份,许平秋都强压他一头。

被算计参加训练,被算计进监狱,被强迫做特情,在一群狼里面摸爬滚打,不是说没有倦过,而是玩到最后他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己拔。

是什么时候爱上许平秋的,余罪思考了很多次终于给了自己答案,是许平秋劝他回来,不要在继续卧底下去的时候。

许平秋劝了三次,第一次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二次是为了他,第三次是因为真的出不去了,因为不搞倒那些人他就永远不可能安定下来。

韩富虎死后他确实过了一段安稳日子,但是同时也知道了许平秋的病情,虽然他想就在这里陪着他,但是他更明白许平秋的心愿。

那一天夜晚,他们在医院的病床上疯狂的欢愉,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不是就会阴阳两隔,这有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时日。

医院的床吱呀吱呀的响了一个晚上,压抑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却经不住墙的阻隔一声一声的抓挠着解冰的心。

解冰本来是偷偷过来看许处病情的,却不小心发现了这一幕,他想起来自己那些难眠的夜晚和早上湿漉漉的内裤,不由得捂住自己的脸湿了指缝,明明是自己先遇见他的。解冰第一次为自己那些所谓的正义后悔。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余罪一直都是靠着活着见许平秋的信念坚持下来的,而在犯罪分子全部落网的第二天,许平秋就好像熬干心力一般撒手了。

他的信念没有了,余罪心里就只有这一个念头,顿时他觉得整个世界就好像坍塌了一样。

如果他在拖一段时日,许平秋会不会多活几天,他钻进了死胡同一般发疯的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许平秋他还是没有参加,因为他无法面对,他无法面对他的死亡,无法面对他的家人,更无法面对的是那疯狂的一夜。

头七、三七、五七、满七,余罪一个人在家默默的数着,顺手折个金元宝烧了。

“我以前不迷信的,老许。”他淡淡的自言自语。

满七过后,他似乎平淡了不少,没有刚开始那么执拗了,但是也辞去了警察的工作,他没有办法面对警装。

他开了一家水果连锁店,雇了好多工人,邻居都在说他有出息,只有那些老同学才知道他过的不好,他心里有人,一个早就不该惦记的人。

其实有一件很搞笑的事,安安和解冰分手了,他笑笑,要是早一点多好,在他没有把心烧给一个人的时候,现在都晚了,连同那个在追他的人,都来晚了。

安安和解冰分手是安安提出来的,搞笑的是不是安安爱上了追她很久的余罪,而是解冰爱上了自己的情敌,简直就像小说一样,安安撩了撩头发,潇洒的离去,只有在街角滴落的那滴泪水证明了她的不舍。

日子很淡,安安去了法国,鼠标娶了细妹子,汉奸娶了俏姐,其他人也各有归宿,只有解冰和余罪僵持不下,也许他们会永远这样僵持着,也许不会,谁知道呐?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