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GGCB/CBGG】假话成真

他明明知道他说的都是假的。

明明知道。


Credence躲在窗帘后的阴影里,心情如窗外阴郁昏暗的天空。他蜷缩在窗帘上,随着夜风晃晃荡荡,一丝丝黏稠的黑色弄脏了深蓝色的天鹅绒。

“Cre?”Grindelwld打开门直接开始寻找不知道又藏到哪里的男孩,“我给你带了礼物。”Grindelwald一边喊一边寻找。

男孩被他找到已经两个月了,但还是很少靠近他,甚至经常化作一团黑雾隐藏在肮脏的角落里。Grindelwald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没有过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在安抚男孩身上,但是他又觊觎他的力量,更何况,他发现他的安抚并没有一点用,两个月里,男孩始终是和他保持着距离,哪怕是和他在一张床上,半夜也会悄无声息的消失。

Grindelwald并没有意识到他对男孩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因为男孩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受伤,只是愤怒,仅仅只是愤怒。

可是Credence怎么会不受伤呐?他从未这样爱过依恋过一个人,他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他少有的在他面前表现出他一直强撑着不肯漏出的脆弱,他以为他会怜惜他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Help me...sir,please...”他语无伦次,断断续续,然后他看到了现实,终于。

他被黑雾蒙蔽的双眼终于看到了一切,更黑更暗的一切,他早就该知道自己自始至终都是被嫌弃的那一个,可是他沉沦于Grindelwald所给出的幻象,拒绝承认他早就从他眼底看出的敷衍。

不不不,Credence仔细盘点了一下连自己也不清楚的内心深处,Grindelwald的敷衍与谎言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或者他身体里的怪物他真的不知道吗?漆黑的黏稠黑丝在窗帘上涌动了起来,就如同Credence辗转反复的心绪,这下Grindelwald终于发现了自己找了许久的男孩。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用他惯常用的那种类似爱慕的蛊惑眼神,然后抬起手摇了摇他手里的小盒子。他满意的看着黏稠剥离窗帘凝聚出人形向他走来。

“Mr. Graves,”男孩低垂着头,漏出优美的修长脖颈。

“Shhh...”Grindelwald食指放在唇上双眼如同盯着猎物一样盯着Credence,他当然知道什么方法最有效。


他渴望靠近他,曾经。

但是他现在渴望却又怕靠近他。


夜色渐深,Credence躺在床上细细临摹Grindelwald的五官,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敢看着他,不怕暴漏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

他飘过他的身边,然后在他的阴影里蜷缩着,汲取着他的温度和气味,用来回想在暗巷里发生的一切。

他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身体里住了个恶魔,哦不,其实是心里。它怂恿着他去欺骗去伪装以骗取更多的抚摸与接触,可是这不够,这怎么会够呐?

他以为,他以为他豁出一切可能会得到更多。当然,的确是,他得到了真相。

如果说Credence最不能忍受的东西的话,那大概就是侮辱了。欺骗?哦,当然不是,亲爱的,毕竟他自己也相当喜欢这个游戏呐。

他不由得就想起了那个所谓的国会议员,可是那算的了什么呐?和Grindelwald所做的相比。

他一边忍不住想一边安抚自己,浓稠又开始翻腾,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围绕Grindelwald,而Grindelwald什么也不知道,他安静的呼吸着,仿佛就连梦境都无法侵扰他。

Credence突然有些崩溃,对刚刚自己一瞬间的冲动,自己究竟想对他做些什么呐?他明明一直都有机会,却什么也做不了,他根本狠不下心。从那次阁楼里的辱骂他就知道,他无法伤害他,所以只能伤害自己。

“Cre,”Grindelwald忽然睁开眼看着他,黏稠聚成实体,绊倒在床边的椅子上,他却并没有去扶他,那对可怜的男孩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不是吗?他在衣兜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把被Credence遗失的项链用魔法扭曲成戒指的形状,“或许,你说了,然后一切就有可能了呐?”

Grindelwald没再用个花言巧语,因为他忽然明白,也许男孩害怕恐惧的就是那些华而不实的言论。

那些甜腻的,虚情假意的关心也一并消失,因为他会慢慢让他的男孩明白,他是真的需要他,哪怕仅仅是需要他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不会介意的,不是吗?


现在Credence无法再说他说的都是假的了,因为假话成真了。无论是暗巷里的许诺,还是今晚的礼物。


评论
热度(27)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