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黄雀·楔子

1.腹黑版人设,从来没有动手过这种,写的非常艰难,更的应该会很慢

2.雷点多


此时夏季刚过,天气还有一些炎热,溢出垃圾箱的垃圾散发着恶臭味,让人退避三舍,这里白天通常很安静,当然晚上也很喧闹,满地乱扔的果皮和避孕套像一个徽章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它在黑暗里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这里是一个红灯区,当然,不是那种明亮而繁华的红灯区。

路边的路灯经年失修,只能勉强通过路边居民家的的灯勉强辨认方向,很暗很暗,暗到你几乎会以为自己双眼失明。正是因为这样,喘息声和肉体的拍打声才更明亮。是的,明亮,这里的晚上与白天相反,几乎都是靠耳朵去看的。

好了,言归正传,这里白天当然不是这样的,这条狭窄而肮脏的巷子白天几乎无人问津,它静静的躺在一条繁华大街的街口,偷偷窥视着街面上大大的玻璃橱窗,正如那个佝偻着脊背,几乎把自己脸埋进传单的第二塞姆勒男孩,从传单里撩起眼皮偷窥着街角衣着高贵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一样。

Credence站在暗巷与大街的交界处,一面认真的发传单,一面却忍不住的偷偷看大玻璃橱窗前站的那个人,他穿的真好看,Credenc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想把自己再缩小一点。“他看过来了,”Credence一边想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再次确认。

Credence认识他。

其实也不算认识,只是最近每次自己伤心或者愤怒的时候都会看见他,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只是每次他来的时候都看上去风尘仆仆的,然后安静的看着他,像一个奔跑中的旅人被时光暂停了一样。

Percival Graves就站在不远处的大橱窗前,他已经确认过好几次的,虽然找不到确切证据,但是他能感觉到最近几场混乱都和街对面那个发传单的男孩脱不了关系,这次他终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那股黑暗的力量,和隔壁街道裂缝里残留的力量一模一样。

他面无表情的紧紧的盯着他,“果然是他,”他嘟囔了一声,在男孩向他走来之前混入人流迅速消失。

他就站在那里,从来不曾走近,一次只能给一点,他严格的执行者自己的计划,这次是注视,那么下次就可以换成交谈了吧,他揣摩着男孩看他的眼神,思考着下一次的会面。

当然,前提是他的计划没有被打乱。

Credence眼睁睁的看着Percival Graves从他眼前消失,然后收回思绪看了看手中厚厚的一沓传单,他想起了第一次没发完时的下场,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咽喉泄露出几丝呜咽,如同厉鬼夜哭。

站在暗处的Gellert Grindelwald看着这精彩的一出从阴影里走出来,不着痕迹的笑了笑,“这真是,很有意思呐。”

他变成Percival Graves的样子,幻影移形到Credence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boy?”他握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转过身来,“I need your help.”他微张着嘴,看着男孩痴迷于他嘴唇的神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命运在齿轮在此刻开始转动,每个人都走向了一个不同的未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谁是什么角色,现在来说还为时尚早吧……


评论(8)
热度(22)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