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Credence/Graves】饕餮(格雷夫斯暗巷组)

1:Credence并不知道伤害他的是Grindelwald设定

2:本意是想写肉的,可惜写成了刀,改天会改回来,不好意思

3:每个人对于性格解读都不一样,欢迎指正,我这里设定的是格雷夫斯对小蘑菇有愧疚,所以刻意的温柔,他本人还是高冷的

4:蘑菇第一人称,可能看着会有些奇怪

我得了饕餮症。

我狂躁、暴虐、贪食,在低空掠行,人类的尖叫是我最好的养料,我要活下去,可是,我很饿。无论多少这样的养料都塞不满我的胃,胃?我有胃吗?

“Credence,停下来,孩子。”熟悉的嗓音,我穿过空旷的街道,用自身的冰凉包裹着他,我熟悉他的温度,就像暗巷里的每一日。

“Mr.Graves……”我站在他面前,深深的低着头,甚至觉得连出现在他面前都是一种对他的亵渎。

Percival Graves走过去,像第一次一样拉住他的手,“孩子……”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不是自己的过错,但是是自己的原因这个孩子才遭受的无妄之灾。

熟悉的掌心,我觉得内心无比安稳,连饥饿都被缓解不少,我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他家。

“去洗个澡吧,孩子。”Percival Graves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报纸,作为安全部长,他必须要知晓任何异动。

“我饿了。”我坐在他的床上发出抗议。他似乎是不会做饭,我看他订了外卖,然后又恢复了安静状态,而我则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我饿了。”我以前是不敢这样说话,以前,以。。。前。。。以前是什么,我头像炸了一样疼却忍不住不断这样折磨自己,有以前吗?

饥饿的内脏已经在互相吞食,我觉得我急需什么东西了填充我的味蕾,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我压在地上,勉强挤出一个似乎是温柔的表情看着我,宽厚的大掌拂过我的头发,“孩子,你……”

他一张一合的唇甚是诱人,想必十分美味,我歪着头寻找一个最好的角度啃了上去。

是……鲜血的味道,好久没有闻到这个了,但是并不能使我忘记我对这个味道的复杂而又挣扎的感情,我松开口,顺着他的脖颈舔舐,在他胸膛流连忘返,“Mr.Graves,你有心吗?”我听见自己恶意的张开口问这个他无从回答的问题,和他听到这个问题后猝然暂停的喘息。

“你不知道?那我们剥开看看好吗?”

黑色的雾凝成实体,在他胸膛刮过,我顺着缝隙小心翼翼的捧出他的心,一边抚摸,一边让他的伤口愈合,只留一个供心脉血管连接到外面的小孔。

“你看看你的心,”我仔细的抚摸着上面每一条纹路,“明明看着是红的,”我凑上去咬了一口,“可是为什么里面却肮脏的。。。”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形容词只好放弃,“你是爱我的对吧?Mr.Graves.”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0)
  1. AlecNights烟络枫林 转载了此文字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