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络枫林

【余许】牛奶

“哟,许处,我这儿小地方怎么跑来你这尊大佛啊。”余罪躺在病床上吊儿郎当的调侃着许平秋。
“还跟我怄上气了?”许平秋拍拍余罪的肩,“这不是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他自觉的往床头一坐,拿起床头那瓶乳白色的饮料,还没拧开盖子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于是利落的拿着瓶子滚到床底下。
“感觉怎么样了?”焦涛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酷,反而有几分呆萌,余小二边想边顺手调戏他。
“好了别装了,”焦涛一把打开余小二摸过来的手,“从你醒了以后你哪天不是这个样子,正好过几天有活,再住两天出院回去。”
“行,你让我摸摸怎么样都行。”余罪依然伸着胳膊。
“你信不信我给你砍了。”焦涛沉声威胁。
“信,怎么不信,你焦大爷多么威武,”余罪收回手看着自己细长的指头,“不过,砍不砍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你可以去给老傅报备一下,回来就给你砍。”余罪仰起脸笑的一脸灿烂。
“你不要太过分……”焦涛像一只被戳中弱点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我哪有过分?是焦大爷你要砍我耶。”余罪笑眯眯在焦涛小腹上摸一把,被焦涛毫不留情的一把拍下来。“你恶不恶心,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摸的。”
焦涛实在不想搭理这个流氓,听老傅的命令来意思意思的问候了一下小二之后扭头就走。“妈哒,死变态。”焦涛崩不住他冷漠的面皮,恨恨的骂到。
余小二拍拍床沿,“出来吧,他已经被我气走了。”
许平秋笑呵呵的从床底爬出来,淡定的不见一点灰头土脸,“感情是我把你放福窝了?怪不得一直进展不大。”
余罪一把搂过许平秋的腰,脸颊在他小腹上蹭蹭,“说什么呐?要说福窝,”余罪顿了一下,手伸到许平秋后面揉了两把,“难道不应该是这儿吗?”
许平秋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把拍掉余罪的爪子,平静的说:“你想袭警?”
余罪嘿嘿一笑,抓住许平秋拍他的手抬起来放在唇边亲了一口,“不想,我只想走后门。”
“小流氓。”许平秋拍了一把余罪的头,“走吧,回‘家里’汇报一下你最近的情况。”
“你亲亲我我就跟你回去,不然我就不去了。”余罪仰着脸贱笑着调侃他。
许平秋俯身在人嘴角啄了一下,“满意了?”
余罪舔舔嘴唇:“没。”
“没也得跟我回去,别跟个大姑娘一样……唔……”许平秋很没说完就被余罪拉下来堵住嘴。
余罪吻了好久才松开他,拍拍他的脸,“这样才乖。”
“这回能走了吧!”
“当然,长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余罪麻溜的穿上鞋跟着许平秋。
下楼的时候余罪一直着喊伤口疼,让许处扶他,许平秋一边撑着看着瘦但是并不轻的余罪,一边还要承受他的撩拨,弄的他浑身发软,刚下楼就被余罪一下子压在车盖上湿吻。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