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光裘】人间自有情痴

这部剧没有提过性别也没提过婚姻,应该是没有绑定关系?合适在一起不合适一拍两散?纯恋爱关系无法宣誓对恋人的主权?所以陵光才封裘振陵爵让别人都不敢肖想?
就假设这是一个和现在时空完全不一样的平行时空吧,所有人都可以怀孕,但恋爱自由,孩子谁养都OK不结婚。

预警:
有隐藏啟裘,有重生,有生子,不接受谈人生,谢谢

看着顾十安抹脖子自杀的陵光,重生回到他看着裘振捅肾的时候。

“裘振!”
陵光颤抖着双手,满手鲜血无力的搂住裘振不住下滑的身体让他倒进自己怀里。
第二次了,陵光痛苦的闭上双眼。这是裘振这二次死在他的怀里,不过还好,这次黄泉路上他能陪着他一起走过,再也没有家仇国恨拖着他苟延残喘了。
他此刻完全没有发现境况不对,一心沉浸在悲痛之中。连嘈杂的呼唤和扶着他双臂的一双双手都没注意到。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声音朦朦胧胧的,仿佛隔着纱幔自远处传来,直到感觉自己的手被带着往前送了送。
花纹熟悉的如刻在心中。
是云藏。
不对,是云藏。
“太医,快传太医。”他的手颤抖着剥开裘振昏迷后依然紧握剑柄的手贴在自己胸口紧握。
虽然脑子已经清醒过来知道裘振会没事的,但是依然担心贸然移动会伤及肺腑,只能先等太医拔剑止血。
“怎么样?”陵光一手搂着昏迷不醒的裘振,焦急的盯着刘太医,生怕他下一句说出他无法接受的话。
“上将军一路颠簸胎气不稳,又受此重创,现下十分危急……”这一句话太医说的犹豫。
一个月大的孩子,约摸不是吾王的,一个月前,这位被刚封为陵爵的上将军还在敌方军营,结合他刚刚言辞,众人不难猜测出孩子生父。但看他这么消瘦憔悴的样子,日子怕是不好过。
太医又看眼陵光的衣摆,他对裘振的在乎众所周知,而陵光狠辣的手段在宫中也是无人不晓,这孩子留下来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太医想着想着冷汗凝结了一头。
陵光向来霸道惯了,想要的东西都是强取豪夺,可对裘振,他珍而重之,除非万不得已从来不曾要求过他做任何事。
可是他没想到,他珍重这么多年都不敢碰的人,如今怀着别人的孩子自尽与他面前,既然这个人他自己都不自重,那本王又何必怜惜他。
陵光一瞬间就发起了狠。
“我只要裘振活下来,你看着办。”
于情于理,他们不该决定孩子的去留,更何况裘振对孩子是怎样的看法他们并不知道。
裘振向来为人宽厚,一直在皇宫行走,与他也算是旧识,自然也能体贴对方心境几分,现下自是难办。若裘振对啟昆帝有心,那这个孩子就是他最后的期望,若是没有,母子连心,也难免招其怨怼。况且陵光一番话说的模糊,是只求裘振活下来还是只能裘振一个人活下来他根本不敢去想。
孩子最终没有保下来,一是太过危险刘太医不敢尝试,二是陵光目眦欲裂的表情,应该也不想留下这个影响他和裘振关系的祸患。
陵光揉开裘振昏迷中依然紧皱的眉头,蓦然想起前世裘振自尽前久违的笑容,虽然仅是一瞬,但看起来那么甜,如同浓香的膏蜜,却是狠狠的一下扎在他心头上。他几乎都要以为他是原谅他了,却没想到这才是致命一击。
他有些后悔又有些无助,这沧桑巨变让他心绪难平。揉开了裘振的眉自己的又揪在一起。
他不该不问裘振的意愿就擅自决定。裘振无限供应的笑容好不容易续上再一次被自己的一意孤行拦腰斩断。
他又想起了因为自己的冒进导致裘家满门为他顶罪,这是从那以后裘振唯一一次对他笑,他又一次毁了一切。
他想了很多,连裘振悠悠转醒都没发现。

评论(5)
热度(9)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