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微风

第一章(下)

瑟兰迪尔的确是个严肃的人,甚至在某些原则上刻薄的不近人情,但是除开这些作为长者与王者所必要的威严的话,他的确也是个包容性很强的人。他不能容忍别人犯任何原则性问题,但除此之外,他从不介意别人犯的一些小错误,甚至于莱戈拉斯的顶撞冒犯。

而相比于莱戈拉斯来说,小小的德拉科更为乖巧听话。这样小小的一团,很容易就激起他数千年来消耗到几近没有的柔情,他甚至想起了小时候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动作却分明又柔和了一点。

德拉科此时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虽然他并不记得卢修斯有这套衣服,不过他们家的衣服永远多到穿不完,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吧,他把头埋到瑟兰迪尔脖颈的发丝里,两个小短胳膊紧紧的搂着他,本来是跟爸爸闹脾气跑出来的,但是真的迷路的时候他特别害怕,他怕林子里有可怕的怪物,也怕爸爸找不到他。

眼泪透过瑟兰迪尔的发丝濡湿了他的脖颈,他一手轻轻的拍着德拉科的后背安抚这个明显受到惊吓的小奶娃。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纠正他刚刚喊他爸爸,因为他觉得他确实需要来自父亲的安慰。

不过事实虽然没有和他想的恰恰相反但也与他想的略有出入,德拉科并不是那种受到惊吓后很长时间都缓不过神普通小孩子,虽然没有到好了伤疤忘了疼这种地步,他也绝对有作为马尔福家继承人的天赋——狡猾。虽然翘家的责罚是免不了的,但是装可怜的话总归他爸爸还是会心疼他,为自己讨福利和逃脱责罚是他们家的必备技能。不过他今天算盘打错了。

“well,well,well,把他放下,如果你们今天还想把你们不值他衣服上一颗纽扣的命给带回家的话,”卢修斯用魔杖指着瑟兰迪尔,动作相对于平时的优雅因为紧张显得有有几分笨拙,“我想你们也不是那种脑子里都是稻草的傻子,应该明白,和马尔福作对对你们并没有任何好处。”虽然可以断定对方不是巫师,但是他依然为儿子在别人手上而担心不已,尤其是德拉科居然会这么听话的任其抱着,他不得不怀疑对方使了什么他暂时不知道的小手段。无论是作为一个贵族还是一个斯莱特林,他都明白有时候比力量更可怕的往往是一些不知名的阴险狡诈的勾心斗角,除非是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

瑟兰迪尔歪了歪头勾起嘴角,脸上显出几分兴味,凌厉的线条将他的桀骜完全展露出来,不过还未等他做出什么动作他怀里的小包子就蠕动着跟着声音的来源扭头。

“爸爸?”哭的眼眶红红的德拉科一时懊恼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他居然认错人了,居然连看都没看就扑了上去。一想到这种会被爸爸骂的莽撞举动脸红的不知道该往哪儿看。哦,他实在是太冲动了。胖胖的小手不自觉的就自发的抬起来捂住自己的脸,完全忽略了他现在还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


评论(2)
热度(40)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