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裘振,就是花式上裘振😂

微风

第一章

距离魔戒之行已经过去很久了,潮汐起落,沧海变换,幽暗密林早已退去曾经的神秘变得适合人类居住,而精灵们也都纷纷离开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这片大陆无论是山川树木还是风土人情都不再是他们所熟知的样子,可是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依旧没有多少缓和。

广阔的地宫因为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显得荒凉,当然,也可能只是他自己的想法,毕竟他的父亲依然怡然自得的喝着维多宁或者裸脚踩在泥土上感受属于密林的植被。

“觉得寂寞了可以和他们一同离去。”

他还记得瑟兰迪尔说这句话的表情,淡漠而又高贵,只是眼神却远非他自以为的那么宁静。他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坚决的摇了摇头。

莱戈拉斯坐在白桦粗壮的枝丫上,背靠着主干隔着茂密的树叶看着地宫的方向。

他昨天又和ada吵了一架,虽然吵着吵着已经忘记了吵架的原因。其实莱戈拉斯自己也说不出到底是为什么总是想违逆他试探他的底线。以前他这么做的时候陶瑞尔总是嘲笑他像个没断奶的小奶娃一样向自己ada撒娇。

“我们密林的王子果然和其他人不同呐,都500岁了还像个小奶娃一样喜欢撒娇,你刚刚是又撒娇了吗?我觉得王的表情好像都快绷不住了。”

“……”好吧,他确实不能对陶瑞尔做什么,见鬼的绅士风度,莱戈拉斯难得的想爆粗口。

“莱戈拉斯?”

提至心口的答案又退了回去,他果然不能在他父亲目前思考任何问题,一呼一吸间澎湃的心情如同被海浪洗刷过一样,咸涩却又平静。

“Adar,”莱戈拉斯从树上跳下来,这个称呼证明他还在生气,只是态度已经忍不住软了下来,就像他小时候一样,虽然现在他已经不是什么小精灵了。

瑟兰迪尔一直不明白他的儿子——一个不论是论年龄还是经历都该成熟的精灵——为什么依然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倒不是说他的行为习惯有多幼稚可笑,好吧,确实很幼稚可笑,瑟兰迪尔不得不嘲笑一下这个几千岁的年龄足够当爷爷的小精灵离家出走的可笑行径,而且是在自己家门口离家出门,生怕别人找不到他一样。

光线从遥远的东方穿破大气层打在他的脸上,使之看上去似是带着一些羞赧的神色,但是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是绝对不会因为和ada吵架离家出走就会害羞的小精灵。瑟兰迪尔没有再看他,一直往密林的边缘走去。

拉长的光线披撒在瑟兰迪尔银色的长袍上,显得华丽而又尊贵,甚至比那条红色的法兰绒披风还要好看,莱戈拉斯一边跟着一边觉得自己就像个闹脾气的小精灵一样,一点也不够成熟稳重,最重要的是,他怎么能因为被叫了一声就直接跟他回去了,而且他百分百的确定瑟兰迪尔并不是来找他的,但是继续闹脾气就显得更小孩子气。莱戈拉斯皱着眉头纠结的想挠树。

不过没容他多想就到瑟兰迪尔的目的地了,一个背靠着树颤抖着抱紧自己双腿哭泣的有着和他们同一个发色的小奶娃!!!他觉得胃都疼了,他父亲可从来没有亲自寻找过他。

介于精灵的善良,他还是第一时间小跑过去准备在瑟兰迪尔抱起来前先安抚一下他,毕竟他ada的冷脸是能吓哭一众小精灵的,不过他还是慢了一步。

“爸爸,”德拉科在看到垂到眼前的铂金色发丝的时候迅速拿袖子摸了摸眼兴奋的扑了上去,胖乎乎的小胳膊勾着瑟兰迪尔的脖子,瑟兰迪尔只好就这个姿势将他抱起来。

明亮的光倾射在他身上,连浅到透明的发丝都反射着金色的光,将两个人包裹起来,俩人如出一辙的华贵衣袍让莱戈拉斯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他觉得胃更疼了,从他记事起瑟兰迪尔就没这么抱过他,而这分明是他的父亲,只是他的。

他没有漏掉小奶娃明亮的发丝下圆圆的小耳朵。

评论(10)
热度(35)

© 烟络枫林 | Powered by LOFTER